教学研究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教育教学 >> 教学研究 >> 正文

科研需要童心

2012/05/08 15:48:21点击:[]

---- 袁亚湘院士

文章来源:中国青年报 王烨捷

发布时间:2012-04-17

【字号:

他年过五十,却仍保有一颗“童心”,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去爬山,每两周要约上几个好友打一场桥牌;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,却从不拿“埋头苦读”说事儿,从不强迫孩子去学奥数、英语等不感兴趣的事。

他叫袁亚湘,在管理过一个所(中科院计算数学与科学工程计算研究所)和一个实验室(科学与工程计算国家重点实验室),又当了八年副院长(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)之后,如今他又做回“研究员”,终于“无官一身轻”,“带带学生,想想数学,写写文章,游游世界,不亦乐乎”。

曾有网友将他在院士评选中的个人简介翻出来,称此人“有胸怀、有个性”。

这份个人简介对其本人在数学领域获得的成就、荣誉和奖项几乎只字未提。开头是这样写的——“我曾是农民, 而且从心里一直自认为永远是农民。我5岁上学,11岁休学一年在家放牛。15岁高中毕业,回村当农民3年。”

1974年底,袁亚湘高中毕业后回乡,15岁的他当起了农民。这段时间,他几乎什么农活都干过,还先后兼任过生产队的出纳、会计、保管员。

与大多数回乡务农的年轻人不同,袁亚湘在干活儿之余,还不忘读书。

三等分任意角、费尔马大定理等数学知识就是他当年在煤油灯下接触到的。3年后,他考上了湘潭大学,专业是数学,“没啥功利的目的,纯粹就是喜欢、有兴趣”。

袁亚湘始终强调“兴趣”在其人生中扮演的重要角色。学数学,是因为兴趣;读书,也是兴趣;打桥牌、爬山、与人聊天,都是兴趣。

“做研究最重要的动力就是兴趣。”他自认为从事非线性最优化领域的研究,只能说“还算努力”,在大学期间的学习,也只能算“中等刻苦”,但他对数学研究的兴趣却能用“极大”来形容。

大学期间,仅数学分析一门课,他就将吉米多维奇的《数学分析习题集》上的4000多道题全部做完;宿舍里,12个小伙子住在一起,有人在他床前大声讨论问题,有人聚在一起打扑克,他都能照常躺在床上看书或者睡觉。

他爱买书、爱读书,遇到数学的、哲学的、历史的、文学的问题,自己不明白,他就会马上去找文献、资料,甚至在家里吃饭时说起什么问题,他都要马上到书柜前,把书找出来。

在他看来,只有发自内心出于“兴趣”的科学研究才是真正“纯洁的”研究。他主张,用一颗“童心”、一颗“纯洁的心”去做科研。

“不要去算计做研究的得失,而要出于兴趣去研究。”在英国剑桥大学读研期间,袁亚湘每天坚持早上8点进实验室,晚上10点回宿舍,每个周末他几乎都在办公室度过,“没有谁会强迫你做某个课题的研究,也不用上课,所有的研究都从自身爱好出发,觉得有意思,再去研究。”

上一条:下一代计算机存储单位:Brontobyte、Gegobyte 下一条:云计算新时代的来临----云营销

欢迎来到吕梁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

Copyright ? 吕梁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 2015 · 吕梁市离石区学院路1号 033000